1Xbet·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

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全诗(李白一首经典送别诗)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李白一生交游广阔,每有离别,便爱写诗一首,赠别友人,因而写下不少送别诗歌:《赠汪伦》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《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》……就这些诗名,无怪后世被不少粉丝拿来为杜甫叫屈呢。不过其实对杜甫,李白也写过《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》。

今天要讲的这首送别诗,有些不同。

二十四五岁的李白,在蜀地学成了一身的才艺,打算阔别故乡,踏上远游之路。在这个年纪,别的少年有的早早就离开家门走上“京漂”之路,考取功名,名满京城,比如跟他同年出生的王维。

乘船远游

李白的出发,确实晚了点。但李白一点也不焦虑,毕竟有青春与才华作伴,自然信心满怀,踌躇满志,满心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片广阔而光明的天地。这时候的他应该不知道,此一去,此生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这首送别诗,就写在李白出蜀到荆门之际,第二、四联均是千古名句。

渡荆门送别·李白

渡远荆门外,来从楚国游。

山随平野尽,江入大荒流。

月下飞天镜,云生结海楼。

仍怜故乡水,万里送行舟。

释义:船行随江水 水自故乡流

这是李白第一次离开四川。除开刚出生的那几年行踪有争议外,至少五岁到二十四五岁之间,李白都是在蜀地度过的。他这次离开四川,船行水路,经巴渝,过三峡,直到荆门山之外,要去楚国故地游览。首联即交代背景。

荆门山

第二联“山随平野尽,江入大荒流”写得大气磅礴,富有流动之感,颇负盛名。随着船行,呈现在诗人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:那绵延起伏的山岭在夜色中渐渐隐没,涌入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原,而滚滚的长江则在这一望无际的广袤平原上奔流不息。

这两句常被用来跟杜甫的“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”对照阅读,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而除了诗人写诗风格不同、心境不同之外,两者最大的不同还在于李白写的是船行之中的动态景观,而杜甫这两句更侧重于静态舟中景象的描写,在静静漂泊的孤舟中,杜甫眼前看到的是无尽星空下广阔的平野,波涛汹涌江流中的一轮明月。

月涌大江流

第三联写一轮明月倏忽而下,倒映在水中仿佛是一面天上飞下来的一面天镜,极写月光照耀下长江的平静、澄净;后句诗人眺望远方,看到云丛生处,江面结出壮阔的海市蜃楼。此联诗人借雄奇的想象,描绘出傍晚月下长江的美景,让人如临其境。

第四联诗人写得尤为动人:我还是怜爱故乡的水,不远万里流到此地,依依不舍送我离去。长江发源于青藏高原,流经四川,到此地,更向东流去。在诗人眼里,这条一脉相承的流水,是从故乡不辞远行流到此地,专门为“我”送行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天与地,山与水,本是自然无知无感之物,但在李白笔下,却是有情之化身。诗人不从自身描述对于故乡的依恋,反而从这万里随行的故乡水的角度,写出故乡对离开的每一个游子依恋不舍的情感。

故乡如此,游子又何尝不是这样?

江河奔流不息 不舍昼夜

​诗人荆门送别 送别的到底是谁?

读完诗,我们眼里有李白船行途中所见到的长江之景:绵延的青山,广袤的平原,奔流的长江,以及月下的倒影,云生处的海楼,当然还有船下这轻轻拍打着船壁,万里送行的江水。

心里则感应到诗人阔别故乡之后升起的雄心与壮志,当然,也有对故乡的眷恋与不舍。对故乡的这种情感,李白一生都在倾诉,他写了很多思念故乡的诗句,都成为经典:“一叫一回肠一断,三春三月忆三巴”“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”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……

在后来辗转流离二十余年,再次来到荆门之地时,他还写下一首《荆门浮舟望蜀江》,诗里流淌着同样的情感:

正是桃花流,依然锦江色。

春水流到这里,仍然是锦江(在四川)的颜色。杜甫亦有写锦江的诗句“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”。而在阔别故乡许久的李白眼里,这一江春水,从故乡一直流到这里,见到的游子,内心也有所安慰吧。

长江

但哪怕走到了这里,李白仍然没有再回到故地。

回到此诗,诗中尽管对故乡有所依恋,但并没有离别之悲伤情绪。对于远游,李白是怀抱着理想去的,他自己说“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。乃杖剑去国,辞亲远游”。曾梦想仗剑走天涯,李白没有放弃这计划,内心充满了豪情壮志。

所以这字里行间,其实并未见送别友人的离愁别绪。此处诗人所送别的,当是故土,而不是人。沈德潜(清)就认为“诗中无送别意,题中二字可删”(《唐诗别裁》)。

不过,在读书君看来,诗人本就将故乡之水有情化、拟人化表达,“送别”二字也无不可。诗人送别的是故乡,故乡也在依依不舍地送别远游之人,为之践行,虽然没有酒,却有春流。不归,不尽,永远向东流去。

李白同故乡认真地道了一场别,从此,再也没有回来。

长江水东流

读书君曰

自故乡源源不断往东流去的这一汪水,对文风恣意汪洋、飘逸洒脱的李白是有影响的。

他后来写的离别诗,大多与水有关: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“请君试看东流水,别意与君谁短长”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”……这些离别诗里,水以不同的情态出现,水之深、水之阔、水之不尽、水之滚滚东流,都成为诗人心中离愁别绪的指代。

而最缱绻、最眷恋的,还是莫过于这句“仍怜故乡水,万里送行舟”。

这首离别诗,离的是故乡,别的是乡土。此一别,李白在后来漫长的人生旅途中,竟是再也没有回来。可这温柔缱绻,充满无限依恋的故乡水,一定常年流淌在游子李白的心里,幻化成为其听闻折柳、举头望月、把酒抒怀时涌上心头的一首心曲。

“仍怜故乡水,万里送行舟”,认真道一场离别,有时候,转身远去,真的就是一生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Xbet·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 >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全诗(李白一首经典送别诗)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推荐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1Xbet·体育(中国)官方网站